四逆散里用柴胡,芍药枳实甘草须,此是阳郁成厥逆,疏肝理脾奏效奇
↑ 点击上方【养生正道】关注我们 ↑

导读

四逆散药仅柴胡、芍药、枳实、甘草四味,但是组方精妙,属于柴胡类方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张方子,为和解剂,具有调和肝脾,透邪解郁,疏肝理脾之功效。(编辑/三木)

四逆散证

作者/肖相如


原文

Original Text

少阴病,四逆,其人或欬,或悸,或小便不利,或腹中痛,或泄利下重者,四逆散主之。(318)

四逆散方


甘草(炙) 枳实(破,水渍,炙干) 柴胡 芍药 


上四味,各十分,捣筛,白饮和服方寸匕,日三服。


咳者,加五味子、干姜各五分,并主下痢。悸者,加桂枝五分。小便不利者,加茯苓五分。腹中痛者,加附子一枚,炮令坼。泄利下重者,先以水五升,煮薤白三升,煮取三升,去滓,以散三方寸匕,内汤中,煮取一升半,分温再服。 


【词解】

泄利下重:指下利兼里急后重。

坼:音策,乃碎裂的意思。 


【讲解】

本条原文指出肝胃气滞,阳郁致厥的证治。


本条所述之厥,乃气郁致厥,故又称“气厥”。虽云少阴病、四逆,但多数人认为本证并不重。由于肝胃气滞,气机不畅,阳郁不达致厥,故见四逆;肝气犯肺,气郁饮停则咳;心阳不振则悸;气郁水停则小便不利;肝气犯脾,寒凝气滞则腹痛;肝气犯脾,下迫大肠则泄利下重。


治宜疏肝和胃,透达郁阳。方以四逆散。方中柴胡疏肝解郁,透达郁阳,主升;枳实行气散结,宣通胃络,主降;芍药、甘草制肝和脾,益阴缓急。柴胡合枳实一升一降,以畅通气机。

加减方法:咳者,加五味子、干姜以温肺化饮,收敛肺气;悸者,加桂枝以入心通阳;小便不利者,加茯苓以淡渗利水;腹中痛者,加附子以温阳散寒;泄利下者,则加薤白以通阳行滞。


凡有肝气郁滞表现,或手足冷而无阳虚表现者,可以考虑使用本方。


此方乃疏肝解郁的祖方,后世的疏肝解郁方如逍遥散、柴胡疏肝散等,都以此方为基础变化而来。


本方运用广泛,如合甘麦大枣汤以治妇人脏躁;合生脉散治心脏神经官能证;加薤白治慢性结肠炎。


按语

四逆散属于柴胡类方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张方子,所以柴胡证与柴胡体质的应用指征亦适用于四逆散,但是四逆散也有自己特异的使用指征:腹痛,多偏于胸胁或两少腹部,疼痛为胀痛。


四逆散证的脉象最为常见的是弦脉,弦脉为郁结不畅之征。引起郁结的原因甚多,若为痰湿水饮凝聚,则见弦滑;若为瘀血结滞,则见弦涩、弦细等;若为郁火闭伏,则见弦数、弦硬、沉弦等。这些脉象必于两关脉中取之时最为明显,但是无论何脉,沉取不会太弱。至于舌质常为坚老而干,色稍暗,或有点紫,苔薄,薄白或薄黄,多为少津不润


四逆散无论用于何病,其病机里都有肝失疏泄,脾失通达一面,故而临证常根据肝脾郁结的原因不同而随证合方为用。


登场书籍

《肖相如伤寒论讲义》

本书详细讲解了《伤寒论》的特异方证,即与证对应的特异性的方。作者认为,特异方证的运用没有辨证论治的过程,是因为证与方的关系已经确定,临床运用的时候可以省略辨证论治的过程,因而才使特异方证具备了准确、快捷、高效的优势。



养生正道

版权声明

本文选自《肖相如伤寒论讲义》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,由肖相如 ◎ 著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。注明:封面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,公众号无权将图片转授或提供给任何第三方使用,请勿转载图片。

商业合作或投稿:whkpbjb@163.com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快速购买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